雙腦同步介紹-生命之眼身心靈中心 

 

雖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出竅,但是有一種聲音,如果加在音樂裡面,可以幫人放鬆,使人能夠容易控制自己的精神狀態,使自己變積極。同樣的聲音,也可以幫病人康復。在門羅研究所,更有課程,讓人聽著聲音的時候,可以意識到平常意識不到的事物。

 

課程參加者一面聽聲音,一面聽控制人員的指示時,還會出竅在物質世界和靈界魂遊,一面聽控制人員的指示,一面還可以把看到的事物說出來。

 

說的是「雙腦同步」的聲音和加了這種聲音的音樂。原理是,讓左耳和右耳聽稍為不同頻率的音,而大腦把兩隻耳朵的聲音聽在一起時,就會產生和「頻率差」一樣頻率的腦波。這樣,把腦波由日常活動時的頻率變化成鬆弛、睡眠狀態的頻率,就可以使人進入鬆弛的狀態。讀過物理學的知道,如果把兩個頻率稍為不同但波輻相同的正弦波加起來,就會得到一個新的波。這是頻率等於「頻率和的一半」的正弦波,乘以頻率等於「頻率差的一半」的正弦波,可以看成頻率是本來兩個波的頻率的平均數,而波輻有周期性的強弱變化,變化本身的頻率是本來兩個波的頻率的差。例如:把一個一百赫茲的正弦波和一個一百零六赫茲的正弦波加起來,得到一個一百零三赫茲的波,這個波每秒有六次強弱的循環。這是一種「嗡嗡嗡」的聲音。 但是,「雙腦同步」的兩隻耳朵聽的聲音,不是簡單地加起來,而是從兩隻耳朵聽進去的。據說,這時大腦會聽到兩個頻率的和,也會聽到兩個頻的差。於是,把一個一百赫茲的正弦液相一個一百零六赫茲的正弦波讓兩隻耳朵分別去聽,人會感覺到一個二百零六赫茲的波和一個六赫茲的波。重要的是六赫茲的波。人也會聽到「嗡嗡嗡」的聲音,而左腦和右腦同步之後,人腦就會出現六赫茲的腦波。 

 

研究所發展了很多種錄音帶。例如,研究所用「入門課程」的研究結果,發展出一套叫做《入門經驗》的錄音帶。「入門課程」後來改稱「入門旅程」,是一個七天的課程,參加者一面聽錄音帶,一面和控制員對話,最還會去到二十一號焦點。參加者在課程完畢後,不聽錄音也可以自己進入高焦點的狀態。 

 

《入門經驗》則是用來讓人在家中使用,聽錄音帶上的「雙腦同步」聲音和門羅本人講話錄音的指示。這一套錄音帶有六組,每組六卷,共三十六卷。可能由於出竅比較複雜,又有對話,不方便甚至不可能做成純粹的錄音帶,也可能是由於研究所本身的利益,錄音帶只把使用者帶到十二號焦點。對於一般人來說,這是在讓人在鬆弛狀態下學習的錄音帶。對於想出竅的人來說,放鬆可以幫人進入能出竅的狀態。

 

錄音帶首先會叫人用舒服的姿勢躺著,然後把所有的恐懼和憂慮都丟開不理。方法是,想像或觀想一個很大、很堅固的箱子,然後想像把所有的恐懼和憂慮都放進去,或者把憂慮形象化出來然後放進去。這叫做「能量轉換箱」,後來被叫做「保管箱」。然後,就把箱子蓋起來,轉頭不看它。可以想像,如想的,其實不存在,又怎能保護人呢?出竅者可以在出竅的狀態下做出一個「共振能量氣球」,但是,人在肉體裡面也可以嗎?怎樣知道?也許,把這個氣球想出來之後,即使氣球不是真的存在,也能使人提高警覺,有保護的作用。但是,如果像賽斯說的,只要想像出來,東西就存在,那麼,這個氣球也就會在靈界存在,保護著人類在靈界的能量。 

 

然後,錄音帶會帶練習者說一段肯定的提示:「我除了肉體之外還有。因為我除了物質之外還有,所以我能感覺到比物質世界大的事物。因此,我深深希望擴大並經驗、知道並理解、控制並利用可能對我和跟著我的人有益、有建設性的更大的能量和能量系統。我也深深希望,在智慧、發展和經驗上和我相等或比我高的那些個體,和我合作、幫助我、了解我。我請求他們指引我、保護我,使我遠離可能給我比希望中少的那些影響力或來源。」《1》

 

錄音帶會帶練習者一面聽聲音,一面聽指示,把身體各部位依次放鬆,進入「頭腦清醒而身體入睡」的十號焦點。以後,練習者就會在聽錄音帶時,用一吸一呼的方式很快地進入十號焦點。由於練習者只需要回憶在十號焦點裡的感覺,所以,在進入十號焦點幾次之後,就可以不需要逐步的指示,甚至不需要聽錄音帶,也能進入十號焦點。十號焦點,是一種非常鬆弛的感覺,聽著「雙腦同步」的聲音時,特別鬆弛,連手腳都不想動。 
如果在睡覺前觀察自己放鬆,可以發現,會注意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一注意到了,心跳和呼吸就很容易影響自己放鬆。在筆者的經驗裡,聽錄音帶的時候,通常不會有這種現象。只要注意聽「雙腦同步」的聲音,就會比較不會注意到心跳和呼吸,不會被影響了。但是,研究所說,呼吸就是使人充滿能量的動作,是好的,就像在「共振調音」時那樣。所以,如果注意到呼吸也沒有關係。逐漸就會注意不到的了。 

 

在極度鬆弛的狀態裡,由於筆者不習慣這樣的鬆弛狀態,開始時全身覺得癢。研究所說,如果身體有地方覺得癢,可以抓癢,然後回到鬆弛的狀態。但是,這種癢不是局部的,而是全身的;不是像是在皮膚表面的,而像是在裡面果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可以暫時放在箱子裡,等到練習結束,放進去的就會自動回來。當然,如果怕有事情真的會忘記,可以先寫起來,這樣,做練習時就真的可以什麼都不想了。

 

開始聽錄音帶時,的確會有一些恐懼和憂慮,那麼,可以想像把它們裝起來,然後不想。但是,聽久了,放鬆了,可能不會有也不會想到什麼恐懼和憂慮。如果硬要把它們想出來,就會本來沒有也會變成有。在這種時候,就不必使用這個箱子。

 

然後,練習者做呼吸的練習。吸氣時,用鼻子吸,並觀想明亮、新鮮的能量,從四方八面被吸進來,傳到身體的各個地方,並儲存在頭部。呼氣時,用口呼,並觀想把暗的、用過的髒能量噴出去口筆者在中學六年級還是七年級時,學校也有讓我們戴著耳機,聽一卷放鬆的錄音帶。雖然不是「雙腦同步」的錄音帶--至少沒有說是,但是,也是聽著音樂和指示放鬆。那是把金黃色的能量隨著呼吸送進手裡,送進腳裡,傳遍全身。 

 

沒多久,錄音帶會放出一些不斷變化的聲音,練習者用口呼氣時,跟著「哦--」地發出聲音。這叫做「共振調音」。因為錄音帶放出來的,不是單頻率的聲音,而是像是幾個音疊在一起的,所以開始時,不知道怎樣跟著哼,只好隨便跟著哼,出現不和諧的現象。研究所說,這是正常的,久了之後,就不會再有不和諧的感覺。果然是這樣,久了就會習慣。共振練習的聲音消失後,出現的是使人放鬆的「雙腦同步」的聲音。 

 

能量存在頭部後,就可以觀想把能量從頭頂噴出來,從四周落下,包圍全身。然後,把能量從腳底收回來。這樣就形成「共振能量氣球」了。氣球把內、外分隔開來,並可以在練習者的周圍,做出一個高能量的範圍。習慣了之後,就可以用一吸一呼的方式,把這個氣球開出來了。練習結束時,也可用一吸一呼的方式,把氣球收回去。研究所說,氣球也會自動收縮回去。這種把能量噴出來的練習,和安明思說的拙火觀想練習有點像。 
筆者懷疑:這樣想出來的氣球,真的存在嗎?真的有作用嗎?如果只是幻想的,其實不存在,又怎能保護人呢?出竅者可以在出竅的狀態下做出一個「共振能量氣球」,但是,人在肉體裡面也可以嗎?怎樣知道?也許,把這個氣球想出來之後,即使氣球不是真的存在,也能使人提高警覺,有保護的作用。但是,如果像賽斯說的,只要想像出來,東西就存在,那麼,這個氣球也就會在靈界存在,保護著人類在靈界的能量。 
然後,錄音帶會帶練習者說一段肯定的提示:「我除了肉體之外還有。因為我除了物質之外還有,所以我能感覺到比物質世界大的事物。因此,我深深希望擴大並經驗、知道並理解、控制並利用可能對我和跟著我的人有益、有建設性的更大的能量和能量系統。我也深深希望,在智慧、發展和經驗上和我相等或比我高的那些個體,和我合作、幫助我、了解我。我請求他們指引我、保護我,使我遠離可能給我比希望中少的那些影響力或來源。」《1》 

 

錄音帶會帶練習者一面聽聲音,一面聽指示,把身體各部位依次放鬆,進入「頭腦清醒而身體入睡」的十號焦點。以後,練習者就會在聽錄音帶時,用一呎一呼的方式很快地進入十號焦點。由於練習者只需要回憶在十號焦點裡的感覺,所以,在進入十號焦點幾次之後,就可以不需要逐步的指示,甚至不需要聽錄音帶,也能進入十號焦點。十號焦點,是一種非常鬆弛的感覺,聽著「雙腦同步」的聲音時,特別鬆弛,連手腳都不想動。 
如果在睡覺前觀察自己放鬆,可以發現,會注意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一注意到了,心跳和呼吸就很容易影響自己放鬆。在筆者的經驗裡,總錄音帶的時候,通常不會有這種現象。只要注意聽「雙腦同步」的聲音,就會比較不會注意到心跳和呼吸,不會被影響了。

 

是,研究所說,呼吸就是使人充滿能量的動作,是好的,就像在「共振調音」時那樣。所以,如果注意到呼吸也沒有關係。逐漸就會注意不到的了。 

 

在極度鬆弛的狀態裡,由於筆者不習慣這樣的鬆弛狀態,開始時全身覺得癢。研究所說,如果身體有地方覺得癢,可以抓癢,然後回到鬆弛的狀態。但是,這種癢不是局部的,而是全身的;不是像是在皮膚表面的,而像是在裡面的,所以沒有辦法抓癢。聽久了,這種癢就沒有再出現了。另外,研究所也說,練習者意識到非物質的能量時,會把這些能量感覺成突然的熱或冷。這筆者比較感覺不到這些能量。 

 

筆者開始聽錄音帶時,是用晚上睡覺前的時間,這是最容易找到時間的時候。開始放鬆時,雖然肉體放鬆,但是每次聽都會覺得吃力,聽完會覺得累。這可能因為是在晚上聽,要比平常晚一個小時睡覺。另外,平常如果很少用耳機聽雙耳差別很大的流行歌曲,在選電台的時候不小心聽到,就會覺得耳朵會癢。聽雙耳很不同的「雙腦同步」聲音時會吃力,可能也是由於類似的原因。 
聽久了,就不會再覺得累,兩會真的覺得很鬆弛。 睡覺前本來就很累了,聽錄音帶放鬆後很容易會睡著,到錄音帶把人帶離鬆弛狀態時才醒來。但是,根據研究所說,開始聽但還沒有習慣時,在聽聲音時超出了一般意識範圍,會進入一種和睡覺不同的精神狀態,對中間的一段時間有記憶,只是回想不起。在和非言語交流有關的詞彙裡,瞬間轉換意識狀態,叫做「卡嗒!」,可以翻譯成「換景!」。聽音樂時超出一般意識範圍,叫做 
「換景出去」。但是,很難知道,究竟是睡著了,還是因這種現象而超出了一般意識範圍又回來。研究所說,習慣了以後,就會記得聽錄音帶時的全程。事實上也是這樣。 

 

後來,筆者聽說,早上是最鬆弛的時候,也是最適合聽錄音帶的時候,於是改成早上提早一小時起來聽。但是,很難每天早上都那麼醒,可以聽錄音帶而不會睡回去。於是,只有在有時間早起的時候才聽。早上適合聽錄音帶,和早上適合出竅,是同樣的原理。

 

練習者進入了十號焦點後,錄音帶會帶入做多樣化的練習。例如,有一卷錄音帶,告訴人用手指摸摸額頭就能回想起任何事情,摸摸脖子後面就能集中精神。有一卷錄音帶,帶人問五道人生的問題。有一卷錄音帶,帶人在一呎一呼時,觀想自己充滿某種顏色的能量,而不同的顏色,有不同的作用,例如消除心情上的緊張,或使不舒服的部位「冷卻」。錄音帶說,在日常生活上可以這樣做,而越做得多,就越有效果。

 

每次練習結束時,錄音帶會播出「雙腦同步」的聲音把人帶回平常醒著時的意識,叫做一號意識。練習者也會同樣用一吸一呼的方式,回到醒著時的意識。這套錄音帶,帶人進入「頭腦清醒而身體入睡」的狀態,並學習控制這種鬆弛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學習。雖然這不是一套用來使人出竅的錄音帶,但是,筆者是買舊的,上一位使用者說,有出竅過短的一次。 

 

筆者念大學時,剛好遇到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筆者和很多人一樣,都想進一步認識現時的中國大陸,但是,由於身在外國,也不一定有機會看書或者和別人聊天談時事或歷史發展,而後來也有其他興趣和事情,例如寫本書的初稿,不是很想空出時間做別的私人事情。有一次,筆者在聽錄音帶問人生的意義時,在類似夢的影像中的一瞬間,在公共圖書館翻報紙,看中國的新聞。 

 

要說人生的意義,也許遠了一點,而且地無法知道,那種瞬間的影像,是想出來的,是類似夢的影像或入睡時的影像,還是真的有人用影像告訴筆者。無論如何,筆者決定過幾天到公共圖書館找書。結果,筆者借了兩本書回來看。 其中一本,是在「六.四」前不久出版的,是台灣一家時事雜誌社出版的,收集了雜誌上的很多篇文章,分析中國大陸的近況。另外一本,則是在「六.四」後不久出版的,是美國一家時事雜誌社出版的書的譯本,分析中國大陸民主的發展和失敗的原因。筆者希望,可以多了解近況,然後再往回認識近代在社會上的發展。 

 

筆者有一次想考摩托車的駕駛執照。那是在考場裡考的,要在一個○.九米寬的範圍內上起動、轉彎、停車等等。筆者第一次借來的摩托車,比一般人會用來考駕駛執照的馬力大,起動時的衝力強了一點,不容易控制,也沒有練習好,於是不及格。下一個星期,筆者借來一輛馬力比較適中的摩托車,不斷練習沿直線開車、轉彎、停車等等。但是,在練習時不夠熟練,也有點緊張,起動時仍然總是不能完全沿直線走,會向左或向右晃。筆者覺得,也許一定會這樣。筆者在聽一卷沒有說話的錄音帶時,想像摩托車在影像中的一瞬間起動,完全直走,沒有晃。如果是類似夢中的影像,當然可以要不晃就不晃。但是,筆者起床後,繼續練習,果然有一次,在起動時完全直走。後來也大致上觸摸到一個位置,起動時不會晃。結果,考試時,雖然仍然有點緊張,但是起動時還算穩,只是轉彎時碰到範圍的邊緣被扣分,但是及格了。 

 

筆者有一個壞習慣,會用手指想拔在下巴上突出來的鬍子。有時候想自己不要拔,但是不成功。也許,只想「不要拔」,沒有正面的行動,作用不大。 

 

筆者在一次聽錄音帶,用一呼一吸解答問題時,就想到,「讓手忙著做別的事情」,就可以了。這樣,筆者每次不只是說不要拔,而是要讓手做別的事情。 
這是一個比較積極的辦法。 
當然,筆者在其他方面,也可能有因為聽錄音帶而變得比較積極。但是,這不是像個別事情那樣看得見,可以記錄下來。 
另外,也有很多各種用途的錄音帶。也有大約四十種錄音帶,只有音樂,沒有人說話。這些是像新時代的音樂,加上「雙腦同步」的聲音。如果有人想用這種聲音或音樂練習,但是比較只想聽音樂而不想聽指示,或者母語不是英語,甚至不懂英語,那麼沒有說話的錄音帶會比較合適。在研究所的錄音帶裡,沒有說話的錄音帶,有些幫人冥想、休息,有些使人舒服地睡覺,有些使人提醒或集中精神。筆者偶然會聽的四卷沒有說話的錄音帶是《內心旅程》、《雨中睡覺》、《坐鐵索車》和《回憶》。 

 

《內心旅程》目錄介紹說是空白的畫紙,讓人可以在上面畫圖畫。筆者試過中午休息的時候聽,覺得很容易放鬆,甚至雙腳會抽一下,如果有做夢也比較容易記得。 

 

《雨中睡覺》目錄介紹說可以聽著入睡。筆者試過前聽,但是從來沒有聽至睡著的。但是,聽的時候讓自己放鬆,會很放鬆,在頭裡會有一種麻麻的、很舒服的感覺,甚至全身一種麻麻的、不想動的感覺,聽完後也容易睡著。 
《內心旅程》和《雨中睡覺》根據門羅研究所自己說是最受歡迎的,現在已經合成一張激光唱片。

 

《坐鐵索車》目錄介紹說早上聽可以使人精神飽滿。裡面的音樂開始時很少、很慢,然後越來越多、越來越快。筆者也發現可以在音調升高時吸氣,在音調降低時呼氣。這種技巧有點像聽《入門經驗》時的呼吸。

 

《回憶》是一九九五年才出版的,在比較舊的目錄上還沒有。這是唯一可以一面聽、一面集中精神(例如開車)的兩卷錄音帶之一。其它所有錄音帶都是在放鬆狀態下聽的。介紹說輕聲放音時,以後回想起音樂就會記得學過甚麼。 

 

筆者最近沒有要學東西的需要,沒有很多感想,但是看書時,會比較集中精神。 
在研究所的會員通訊裡,都可以看到一些有關於使用者用錄音帶幫自己康復的報告。而最近在互聯網上興起了圖文並茂的「萬維網」資訊服務,研究所也設立了一個服務站,在上面放了很多使用報告。可惜的是,筆者看到的使用報告,雖然都是使用者自己寫的,但是很多都是在研究所的出版物上的。比較少看到由獨立的個人或機構發出來的報告。如果能夠在別的出版物上看到報告,或看到更多人的使用報告,相信大家會更相信研究所的技術的好處。

 

在一九八七年底、八八年初的冬季(北半球的冬季)的一期《門羅研究所會訊》裡,一篇「反應」記載了一件事惰,講使用「雙腦同步」對生活上的幫助。《2》 
美國的弗吉尼亞.帕特森女士,在家裡有用《入門經驗》錄音帶,也在一九八七年三月參加過「入門旅程」。她開始聽錄音帶後,在生活上越來越順利, 也有很多看起來像巧合的事情發生。她覺得,可能有「在知識和理解上和我們相等或比我們高」的人物在幫她。 
有一次,她被公司通知將要去開會,後來又知道要講話。她準備了十分鐘,然後發現,公司幫她安排了四十五分鐘。更糟的,在她還沒有準備更多材料前,發現自己是主要講者。但是,她沒有擔心。一天早上,她很早醒來,很累,但是睡不回去。她有很多頭緒,並發現那就是她要講的材料。她來不及寫,就把想到的打進電腦裡,然後回去睡覺。她後來發現那些材料非常好,也和她本來寫十分吻合,而本來寫就成了引子。講的事情在企業裡和生活上用得著。她雖然不舒服,甚至沒有注意到講得怎樣,但是結果講得很好,話中還有形而上的含意。她想,也許是作文章的人物自己,通過她講出去的。 

 

但是有人說,參加這些課程一定要小心,因為課程在多數人身上引發的,不是出竅的經驗,而是拙火經驗。這需要參加者事先在「情感上、肉體上和心理上」有準備。他說,一位女性朋友在參加課程時,手因為能量過多而被灼傷起皰。他的朋友無法停止振動或實驗。他告訴大家說,身體能量過多時,要把能量放掉。可以喝冷水,或者用冷水潑臉、手、腳。也可以或者彎身著地,想像把能量像電那樣放掉。嚴格吃素的人,可以服用動物性蛋白質。還有就是暫時不要做冥想。 
就這樣,「雙腦同步」可能使人做到很多事情。如果想幫自己進入鬆弛狀態,在渲種狀態裡學習,聽錄音帶是值得嘗試的。到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七日(星期五)門羅去世那天為止,統計數字顯示,有八十多人參加過研究所的多個課程,而估計有二百多萬人用過錄音帶和激光唱片的訓練。

 

《入門經驗》錄音帶本來是英語的,但是,第一組現在已有法語版了,對象主要是歐洲和加拿大的法語人士。在出法語版前,介紹人首先是把有說話的錄音帶賣給懂英語的人,也把沒有說話的錄音帶賣給不懂英語的人。聽說反應非常好。於是研究所就把一些錄音帶出法語版,而介紹人就成了經銷者。對於漢語人士,在有說話的錄音帶出漢語版前,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介紹,如果反應好,希望有說話的錄音帶能出漢語版。

 

筆者一九九六年初在香港找東西時,經安明思女士介紹,找到一家新時代商店,英語名稱叫做「新時代商店」,地址是中環區奧卑利街七號,那裡有賣很時代的英語書籍和其他物品。在進門右邊的架子,有很多「雙腦同步」錄音帶。讀者不妨問店員有關錄音帶的事情。店裡也有一本錄音帶的目錄,筆者去那裡的時候,目錄在架子旁。讀者不妨向店員借來看。多數錄音帶的錄音都是說英語的,但是注明沒有說話的,就沒人說話。 
如果有一天,有說話的錄音帶出了漢語版,那麼,就會有更多人,能用錄音帶受到更多的訓練。甚至,如果有一天有工作坊在我國開辦,或者出竅的課程有漢語版,或者出竅課程開到我國來,那麼,就會有更多人,親自接觸到物質世界外的事物,探索無盡的領域了。 

 
孟羅研究所對使用雙腦同步技術的建議:
 

請勿在開車或操作機器時聆聽(除卻如「警醒」及「專注」等外) 

請勿與其他影響腦部作用的聲光器材合併使用 

請勿複製,會破壞音頻並觸犯版權

聆聽時請勿使用Dolby或其他去噪音系統 

飲食、飲酒、服用藥物及過量咖啡因後至少一小時方可使用

使用前宜先如廁,並穿寬鬆衣物,脫下鞋子、眼鏡或隱形眼鏡。

舒適地仰臥或靜躺於無光,安靜不被打擾之房間約四十五分鐘。

毛毯備用,因聆聽過程中可能會有生理變化。 

使用耳機以獲最佳效果,或使自己置身於立體聲喇叭之間。調整音量至僅可聽到其字句。 

跟隨指示作出冥想。
 

回上頁